产品中心
您所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产品中心 > 交通广告 >
产品中心
您所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产品中心 > 交通广告 >

交通广告

这次他们只能掏钱买版权了

发布时间:2019-06-10 05:24    浏览次数 :

  “别人知道我给红蜘蛛配过音,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,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,不就是一个工作嘛。”在《变形金刚》里给“红蜘蛛”配音的李丹青,对《变形金刚》并不感兴趣,他认为这部动画片“没有什么艺术价值”。

  1984年9月17日,长篇“广告”动画《变形金刚》开始在美国将近100个电视频道播出,从《第一天》到12月15日的《双雄大战》为止,一共播了16集。

  因为是商业“广告”,各电视台向孩之宝收取了高额的广告费用。播了半年,《变形金刚》获得了极高的收视率。

  为了促销新一代的变形金刚玩具,孩之宝又在1985、1986年两次推出《变形金刚》系列动画,加上最初的16集,《变形金刚》达到了95集——这就是我们看到的中文版《变形金刚》第一代。1987年,孩之宝公司故伎重施,推出3集动画《变形金刚·再生》。

  风水轮流转,谁想播孩之宝公司的这部广告动画片,还得掏钱了。孩之宝公司当然没有放过庞大的中国市场。1987年,孩之宝公司找到中央电视台,负责引进动画的人看了之后,认为《变形金刚》里有太多战争和打斗场面,“不适合中国国情”,拒绝播出。

  不适合中国国情和没有什么艺术价值的《变形金刚》播出后获得了巨大收视率,要命的是,看过动画片的小孩子很快发现了商场里的变形金刚玩具,他们一边喊着《变形金刚》的经典台词“汽车人,出发吧”,一边开始跟父母死缠烂打。

  等到5个月以后,广州电视台准备播《变形金刚》,这次他们只能掏钱买版权了。

  王建中是当时广州电视台的总编室主任,那时广州台初创不久,急需好的动画片来吸引观众,香港、台湾的朋友建议他:马上引进《变形金刚》。

  这次要播广告片就不是免费的了,广州台以前的节目都是跟其他兄弟电视台交换,花钱买片这还是第一次。

  负责生产变形金刚的广州白云山玩具厂乐坏了,他们在市场上赚了一大笔钱。片商专门给王建中送来了两个变形金刚。王建中直到现在也分不清“擎天柱”和“威震天”,但在办公室里,没事他也掰着玩。

  “有一次,我的小孙子非让我讲《变形金刚》的故事,我没看过电视,但一看画册,画面、文字不美,思想内容荒谬,宣扬好战,加上意思不连贯,根本没法讲。再一看定价,十几页一本的画册,有的八九角,有的一元多,印数都在六七万册以上,最多的竟达25万册。”当时的妇联书记处书记胡德华气愤地对媒体说。

  1989年2月18日,胡德华等20位人大常委会委员在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六次会议上发言,建议停播《变形金刚》。据次日新华社的报道,这些委员“认为《变形金刚》的思想内容荒谬,主要是宣传好战,对下一代有毒害作用”。更关键的是,“在美国市场滞销的‘变形金刚’儿童玩具大量倾销我国市场,一套‘变形金刚’价格高达上千元,每一个玩具也要数十元到上百元,给许多家庭造成经济负担。”

  《人民日报》“青年热门话题”栏目发表文章把《变形金刚》进入中国视为一场“金刚战”:“他们制造玩具,又专拍一部动画连续片做广告……使少年儿童看后如痴如醉,非缠着家长去买一个‘金刚’玩具不可。免费播映《变形金刚》,创造了销售这种玩具的有利环境……抵制一些虽然无害但不是急需的商品,不管那是文化的还是其他商品,在我们现在的经济形势下,并不是没有必要的。”

  赖仁琼当时是《人民日报》的记者,听说“有小孩还从家里偷钱去买变形金刚玩具”后,敏感的赖仁琼四处采访,跑了一个礼拜,写了一篇《变形金刚冲击波》的报道。“稿子反响挺大的,新华社办的《中国记者》杂志还专门就这个报道写了篇评论,说这个稿子抓得好什么的,从玩具的角度切入采访了方方面面的人。”赖仁琼回忆说。

  对“停播”印象极为深刻的广州的媒体工作者吴先生,他很清楚地记得,1989年《变形金刚》第一季播完后,隔了半年播出的第二季主角成了洛迪文(补天士),原先的主角柯柏文(擎天柱)莫名其妙就没了——大结局没了。14岁的他只好很“屈辱”地向一个平常不大搭理的同学拍马屁,找他借大结局的录像带。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,吴先生还起劲地向记者模仿变形金刚变身时“切库库切库库”的声音。

  将近20年之后,《变形金刚》推出了电影版,已经八十多岁的胡德华无法接受记者采访。当年吵着让大人买玩具的小孩,自己就变成了大人。

  2007年7月11日,由中影引进的《变形金刚》在内地上映,比香港还早了13天。